翻页   夜间
乐澳门老百汇4001 > 无双庶子 > 第四百八十二章 正邪不两立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澳门老百汇4001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当初的乌云马,在夺宫的时候做出了重大牺牲,虽然没死捡回来一条命,但是基本已经是废了,没法再骑,在那之后,李信还去看过它两次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李信就没有见过乌云那种级别的好马了,这一次太康天子送过来的,是与乌云马一母同胞所生的,也是当初养在魏王府里的极品好马之一。

    现在的李信,也是骑了两年马的老手了,见到这种好马也有些心动,当即低头道:“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天子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匹马,朕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墨骓,不比那匹废了的乌云马差上多少,前线凶险,有了它,长安你能安全不少。”

    李信再次低头道谢。

    天子左右看了看,然后笑道:“怎么没见小九过来送你?”

    李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她见不得这种场面,躲家里哭呢,就没有过来。”

    天子对着李信挤了挤眼睛,笑着说道:“这么多天你门也不出,能不能在今年给朕添个外甥?”

    李信无奈道:“这个谁能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天子也微微叹了口气:“如果小九没有怀孕,那么朕再想要外甥留得几年以后了,母后她也一直在等着想抱外孙。”

    靖安侯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看老天,由不得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话的工夫,眼见就到了巳时正了,李信低头抱拳道:“陛下,再不走就到中午了,臣早去南疆一天就能早一天回来,这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天子重重的拍了拍李信的肩膀,然后沉声道:“此去山高路远,长安保重。”

    李信犹豫了一下,低头道:“臣这边没有什么事,不过有件事得提醒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靖安侯爷想了想,开口说道:“臣说这句话不是要离间天家骨肉,臣姑且言之,陛下姑且听之。”

    太康天子皱眉道:“你我兄弟之间,哪里需要说这种话,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西南的战局,臣估计两三年时间是打不完的,一旦那边的局势僵持住,大晋朝野必然有很多风言风语,陛下要做的就是稳住朝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尤其是齐王殿下和赵王殿下那边,陛下要多留一点心思,当初的齐王一党大多都还在朝堂里做官,如果真的闹得谣言四起,他们很可能会趁机做坏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信深深低头。

    “这话臣本来不必说,也不该说,是臣有些放心不下陛下,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李信与皇帝这种关系的时候,表忠心已经没什么用了,不如表诚心有用的多,李信这段话就是表诚心。

    另一个就是,后方的确有不稳的隐患,李信说出这些话也可以提醒皇帝早做防备,再来就是如今天子登基已经满一年了,位子基本已经坐稳,朝中的那些齐王党,不说秋后算账,最起码要断了他们上升的路子。

    那些年纪差不多到了的,也应该下野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仅对天子来说是隐患,对李信来说同样也是隐患,在这个方面,两个人是绝对的同一阵线。

    “朕明白长安你的意思,该去做的朕会着手去做。”

    天子微微叹了口气,低眉道:“问题是三兄四兄都是朕的手足兄弟,这个时候对他们下手,朝野上下恐会非议,必须要缓两年。”

    李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历代新君,清算政敌的时候都不会太着急,一来是需要时间坐稳位置,二来是不能太沉不住气,给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也不能自己亲手去做。

    说不定这些脏事,最后还是要落在李信的头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说了会话,天子终于放李信离开,自己上了龙辇,回宫去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时辰进了午时,队伍缓缓出发。

    李信与四百羽林卫在中军的位置,一边押送着数十万石送往前线的粮草,一边缓缓向西南进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的蜀郡,将军府。

    茶室里,朝廷曾经的柱国大将军李慎,坐在末座,不急不慢的烹着一壶热茶,而在他对面,坐在主位上的,是一个胖子。

    一个很胖的胖子。

    这个胖子自然就是承德天子的庶长子,大晋曾经的秦王殿下,太子殿下姬喾了。

    算一算时间,他到南疆也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了,这一年时间,这位曾经的太子殿下明显“清瘦”了不少,整个人看起来虽然仍旧胖,但是已经没有在京城的时候那么过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京城的时候他坐轿子等闲四个人都抬不动他。

    李慎不急不慢的煮好了一壶茶,然后给太子殿下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殿下喝茶。”

    姬喾颤巍巍的接过了这杯茶,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慎一眼。

    “多谢叔父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低头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位太子殿下虽然不太聪明,但是好在也不蠢,知道寄人篱下的时候应该是个什么姿态,他见到李慎张口叔父,闭口叔父,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算起来,承德天子与李慎兄弟相称,李慎也确实是他的叔父。

    侯见状,也喝了一口茶,然后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殿下召臣来,不知道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叔父。”

    这个胖胖的太子殿下咬了咬牙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侄儿想知道,侄儿的那些家人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在南疆这一年时间里,基本是处于一个软禁的状态中,好吃好喝的一样不少,但是没有人跟他说外界的情况,也没有人敢放他跑的太远。

    不过李慎为了怕他无聊,给他找了几个女人,还有一些侍女,算是寥解寂寞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侍女,已经大肚子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慎老老实实的回答道:“现在京城里的情况,我们摸不清楚了,不过魏王殿下他没有大规模在京城里杀人,那么殿下的家小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慎瞥了这位胖太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殿下想家里人了?”

    胖太子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叔父,咱们能不能与朝廷讲和,孤不做这个皇帝了,让给老七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目前的局势,只要孤回到京城里去,老七应该就不会动叔父,咱们与朝廷分说清楚,到时候叔父仍旧是朝廷的柱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似乎是怕李慎生气,连忙补充道:“孤了解老七的脾气,老三老四都没有事,他不会冒着动摇国本的危险,与叔父翻脸的。”

    胖太子苦笑一生。

    “叔父也没必要因为侄儿这个废人,冒这种天大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姬喾有几句话说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如果他现在回到京城里去,朝廷与南疆多半会暂时停战,双方在明面上讲和。

    李慎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殿下,齐王殿下和赵王殿下或许可以没事,你去京城必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南疆,你的家里人还能好好的或者。你去了京城,她们也会跟着你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死便死罢。”

    胖子狠狠咬牙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见着父祖辛苦打下来的天下,为了我这么个废人的皇位,打的分崩离析!”

    李慎诧异的看了这个胖子一眼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这个废太子只是蠢,没想到他倒还有一些家国情怀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现在,哪里还有他这个废太子的事情,现在是西南与朝廷的争斗。

    基本上跟他是没关系的。

    李慎仰头喝干了杯中浓茶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殿下,正邪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“臣焉能看着伪帝篡夺殿下的江山?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