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乐澳门老百汇4001 > 都市超级雷神 > 第521章 编故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澳门老百汇4001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我是近视眼,都看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两个还不如我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分明就是势利眼!”

    “狗眼看人低,生怕别人吞了你家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中了这小子的圈套!”

    “还不愿清醒?还要袒护?”

    “你诈唬什么?”

    “疑神疑鬼的,有话不能好好问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阎通是满腹狐疑,发出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苏玉华是千方百计辩解,百般袒护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玲玲真得吓傻了,噤若寒蝉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“阿来,你别听他诈唬,你实话实说告诉妈,你的功夫到底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阿来一声不吭听着,心灰意冷回道:“妈,我再怎么说,阎叔叔也不会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、说吧,都实话实说告诉妈,妈给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阿来调整了一下情绪,讲述一段心酸的如烟往事。

    自己从小在青云小镇上被遗弃,被一个跑江湖的老头发现,领养带在身边到处云游卖艺,不仅仅是教魔术,而且从小就接受他的训练。

    每一天泡在中草药的水里,一泡就是好几个钟头,出来以后就拿藤条抽打,以后换竹板、木板、铁条抽打,一直打到全身毫无感觉疼痛,叫他拿大顶,一有偷懒就不停的打,还常常不给饭吃。

    “编!继续编?”

    “把小说里的写故事,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骗!继续骗老子,你把老子当脑残弱智!”

    阎通的眼睛,露出阴森森寒光,蔑视得盯着阿来的眼睛。

    阿来才不管他那一套,陶醉自己武侠身世里,继续叙述着。

    后来在长白山的森林里,一边挖人参,挖中草药买,糊生活,一边和老头对打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功对打。

    后来知道老头是一个江湖上异人,身怀绝技,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再后来,老头自己出去跑江湖,讨钱回来给自己做学杂费和生活费。供自己读书。

    老头年事已高,由于长年在外奔波终于一病不起,去世之前,再三嘱咐自己,不要在外边惹事生非。

    告诉自己要韬光养晦,高手不显摆,功夫只能防身健体,如果万不得已露出功夫,就说这是魔术表演。

    阿来没有了经济来源,于是在高二的时候就中途辍学,到处打工。

    按照老头去世的嘱咐,落叶归根回到青云小镇上。

    自己的父母,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的什么样子,如果他们还活着,发誓一定会问一问他们,为什么狠心丢弃自己……也许他们早就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阿来叹了一口气,说着、说着,真情流露,眼中满是无助与绝望,强忍着眼泪。

    玲玲和苏玉华听到这里,也禁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阎通一看这么大的一个男人了,如此伤心,根本不像装出来的,不竟怀疑起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苏玉华恼火道:“一个孩子,从小没有了父母,在外边闯荡,到过许多的国家,今天来我们家里,被你折腾来,折腾去,你还有一点同情心吗?

    “一个这么大的孩子,总不能诅咒自己的父母,还在不在人世间吧?”

    阎通一想也是,可自己刚刚绝情的话,已经都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收回,那自己的权威和在这个家庭地位,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尴尬的局面,点燃一根香烟,稳定情绪。

    狡辩道:“这孩子,一口一声叫你妈,一直却不肯叫我一声爸,你叫我情何以堪,好像玲玲不是我的女儿?这怪我不瞎想吗?”

    苏玉华温恼道:“玲玲不是你生的,是我带来的啊,你个没人性的家伙,老不正经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阿来脑海里不停翻腾,这个阎通就像一条变色龙,多疑善变,而且城府特深,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听之任之,任其摆布下去,就没有一点主动权,那自己还是一个怂蛋。

    将来麻烦事会连续不断,自己很难继续在这个家庭站稳脚根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不再听她们委婉的说辞,蹭了蹭快落下的眼泪,对着苏玉华毕恭毕敬鞠了一躬,对着玲玲委婉劝道:“玲玲,谢谢你,缘来缘去,我走了,你好好保护好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转身对着阎通冷冷道:“打扰了,阎叔叔再见。”

    拿起行李箱不顾一切,决然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健步如飞,一瞬间走出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玲玲一家三口发呆看着阿来背影落寞,凄凉的样子越走越远……

    苏玉华突然回过神来,大叫起来:“玲玲你们都同居了,你还不快把他给我追回来?”

    玲玲木讷站着一动不动,冷冷道:“走吧、走吧,走得越远越好,离开这里也好,这个家阴森森的,不适合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回自己的房间,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苏玉华怒气冲冲,对着阎通吼道:“你这个黄鼠狼精,非咬得家里鸡犬不宁,整天疑神疑鬼的,势利眼,你什么人都不相信,我们都走,让你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阎通口呆目瞪。

    见三个人都要离开自己,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一个保安走了过来提醒到,赶快封锁整个山庄吧,时间一长,大家情绪缓解了,都就好了。

    阎通回过神来,赶忙点点头,嘱咐道:“加派人手,通知所有的特勤和保安人员,封锁所有的快艇,没有我的容许,一律不许出去。”

    本来要好好晚筵的庆祝,竟然被阎通突如其来搞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阎通焦头烂额,愁眉不展,自己好歹是一家之主,如何低三下四向未来的女婿赔礼道歉?

    突然想到下属腾达分公司的老板王达,他跟着阿来打交道已经有好多时间了,赶忙拔打他的手机,叫他火速赶来,帮助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王达一听,了解到具体情况,也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自己出的主意好倒是好,如果不好弄巧成拙,到头来自己分公司的老板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第一次发现玲玲和阿来在一起,就跟踪了,完完全全汇报了一切,所有的行动都是按照阎通的意思办的,一直是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可有的时候,想阻止玲玲和阿来在一起,是不可能的事情,两个人同居都还帮着隐瞒了阎通,可还是终于东窗事发。

    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项目部的王麻子和阿来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阿来就是王麻子的朋友介绍来的,想必阿来会给他一点面子,赶忙打电话,命令他马上、立即火速赶来。

    阿来中午没有吃饭,拎着行李箱,一个人孤零零呆坐在码头,等待着快艇能够到来,带他离开这个让他特别沮丧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玉华和玲玲也赌气准备好了行李箱,可她们心里都明白,快艇是不可能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来了,没有阎通的口谕,谁也不敢带她们和阿来离开这个小岛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