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乐澳门老百汇4001 > 都市超级雷神 > 第495章 意外又起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澳门老百汇4001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我是客人,我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?你开还是不开?”玲玲恼火道。

    阿黑依然没有回答,只是脸一下子变成猪肝色,窘迫在那里。

    大家都只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玲玲一看这个情形,立即怒道:“阿来,我们今晚不住这里了,去外边开小旅馆。”

    王达洞察玲玲的表情变化,果断对阿黑命令道:“给他们开一个总统套间,三室一厅的。”

    阿黑看着王达眼神,不得不立即打内线电话,吩咐服务员马上安排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。

    一个领班的服务员,来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阿来和玲玲被服务员领进了总统套间。

    服务员毕恭毕敬介绍着:随叫随到,安排好一切,得到两个人的容许,这才敢离开。

    两个人分别洗了澡,披上睡衣,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阿来回想在刚才发生的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阿黑和王达究竟有什么深层次的关系?

    他怎么会对这个王达,毕恭毕敬、言听计从?

    王总和玲玲家庭又有什么样的关系?

    自己是不是可以向玲玲打听?

    暗暗想:涉及到这样隐私的问题,别人不提,自己老是问,刨根问底令人讨厌,不利于发展相互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还是忍住,观察这个总统套间角角落落。

    由于国内在训练基地里,得到了系统的学习,他很快发现好几个地方,安置了视频探头,隐藏得相当的巧妙,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突然明白了,怪不得王总和阿黑这么爽快答应了,他和玲玲在房间客厅里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范围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我又不做特别的动作,我怕你们干嘛?

    只是暂时不想告诉玲玲,要是告诉她,“嘿嘿”她一定是火冒三丈,拉着自己到外边开小旅馆房间了。

    玲玲依偎在阿来的怀里,回味在迪厅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想不到这个阿来不仅仅会变魔术,一流车技,而且武功这么厉害,不明觉厉,暗暗地窃喜。

    阿来观察着她在想入非非,开玩笑询问玲玲,和自己开房,要是她父母知道了,会怎么样?

    玲玲直言不讳解释,大学里好多男男女女学生,都在外边开过房,就剩下自己了。

    因为从小在尼姑庵长大,受到阿姑和佛教影响,早就想好了,准备大学毕业以后接替阿姑位置,一直是父母担心的事情,就巴不得玲玲寻找一个喜欢的男孩子去开房。

    阿来提议道:“想不到,你还懂佛理,那你今天晚上教我打坐吧,给我讲解佛理吧。”

    玲玲为了表现自己,班门弄斧给阿来讲解起来,教阿来打坐调身、调息、调心起来……

    两个一谈就到了大半夜,仿佛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阿来想起这个大堂经理阿黑看玲玲的眼神,调侃道:“我感觉这个阿黑对你好像有意思?又好像很怕你。”

    玲玲愣了一下,红着脸直言不讳:“阿黑,是王总以前给我介绍的男朋友,我对他第一次印象就反感。”

    “他养蓄络腮胡子,冒充艺术家,其实就是一个初中生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要跟我说话,我就骂他,以后他见到我就哆嗦,再不敢和我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、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阿来暗暗想,玲玲这个丫头,她的明眸,她的笑谈,她的超然,她的爽朗,她的特行独立的情格,迥然不同于自己以往结识的任何一位姑娘,这要是跟阿黑这个家伙好上了,那真叫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唠叨到了半夜三更。

    玲玲说累了,自顾去一个人去了房间,房门也不关睡去。

    阿来观察着周围,看着一个个监控摄像头,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,开始认认真真打起坐来。

    到星期天。

    也就是第二天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堂皇地王大厦,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阿来发现这里所有的服务员,所有的保安人员对自己和玲玲是毕恭毕敬,有求必应,仿佛自己就是这里的主人。

    阿黑不时地来拍马屁,询问玲玲还有什么其它的要求,征求她有什么建议?这一切阿来听在心里,再一次隐隐约约感觉出玲玲家庭势力范围的庞大,要么就是她的家庭和王总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石爷给自己选择玲玲这个目标,作为渗透计划更新,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大有深意……

    到了傍晚。

    阿来没有上工地,也没去项目部报到。

    王麻子竟然也没有打电话过问,想这个王麻子正在赶工期,夜以继日工作,自己在这里享福,都感觉不好意思,不知道王麻子这个身体吃不吃得消?

    这一点还真被阿来猜中了,意外又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工地上,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王麻子为了早点完成整个工程,在最短的时间,让总公司的领导,市领导来验收剪彩,正在现场指挥,感觉胃不舒服,吃了几个药片,躺在皮卡车里。

    阿刁在不停的忙碌着,在王麻子面前极力地表现自己,看着王麻子躺进皮卡车,开始悄悄地躲到一棵树下,神神秘秘拿着手机,发出一个个短信,接着火催后方的材料车,赶快到施工现场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。

    副镇长寸不让带领几个家伙,在半途中,悄悄地把来料车司机,一辆辆强压到通往大队部的便道,倾卸一空,十几个强壮的劳动力迅速摊铺。

    就这样二十几辆车的材料,把便道迅速摊铺完成。

    王麻子打瞌睡一个小时以后,突然接到一个被偷偷地溜出来的司机打来的电话,这才发现自己的施工现场,工人都在休息,等待材料。

    急忙把皮卡车开到便道上,一看十几个戴着头套的壮汉,正在用锹摊铺材料,恼羞成怒,抢夺壮汉手中的锹,大吼一声说道:“你们抢材料,这是违反地方法律,这是犯罪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几个壮汉不由分说,对着王麻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直打得王麻子满地翻滚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摊铺完成,所有的人迅速彻离,便道上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王麻子清醒过来,迅速拔打了报警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地方维安所的人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维安人员询问王麻子,有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,知道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?

    王麻子解释,黑暗中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,对方都戴着头套,强烈要求派出所的人,马上把抢材料的人抓起来。

    维安人员安慰道:“你还是尽快去医院治疗吧,案件我们会查,材料都已经摊铺下地了,木已成舟,都是为公共事情,这黑灯瞎火的叫我们去那里抓人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王麻子叹了一口气,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,沮丧起来,这可怎么办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