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乐澳门老百汇4001 > 都市超级雷神 > 第859章 黄雀在后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澳门老百汇4001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高铁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你制造的车祸,要至赵明东于死地,栽赃陷害阿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达到你的目的,让我把阿来关起来屈打成招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谓的天衣无缝布置,其实只是一厢情愿的狗屁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背后被夏晨光骂得狗血喷头,被夏晨曦暴打得鼻青脸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些你知道吗?就你给的那几个小钱,能补偿老子的精神损失吗?”

    苏瑾行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都是我考虑不周,想不到事情没有办成,还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钱,我一定想办法继续给,我平时就待你不薄,你也用不着这个时候来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高铁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说对了,要不是你平时待我不薄,你早就是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想,你做了多少丧天害理的事情,都是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、大敌当前,私人恩怨请您放下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你不能对赵明东有非分之想,他若是一死,恐怕你撑不起这一片天,有个替死鬼,比没有的好,你自己掂量、掂量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、晚上带老子见这个保姆,否则——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一听,像泄了汽的皮球,想不到这个高铁不知不觉中,早就掌握了自己的心机。

    深深地意识到,这个高铁也是贪上这一笔死人的巨款,这一次是要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高铁见苏瑾行还在犹豫不决,知道他不怕自己,仗着自己手下的保镖,能人众多,人脉广泛,现在又掌握着青云区远东集团财富大权。

    开门见山告诉他,早就得到内线的汇报,知道了阿来带领两个人进入千岛湖的情况。

    从这个目前形势分析,怀疑就是寻找这个失踪的保姆,意图明确寻找他们的麻烦,以公报私仇。

    苏瑾行也毫不掩饰告诉他,他也怀疑阿来是来踩点的。

    他给阿来设了一个局,让阿来买下赵家父子这一栋别墅,等待他们入住以后,启动定时毁灭系统,彻底让他们和这的小岛上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意想不到这个布局,竟然被赵峰给搅了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苏瑾行暗暗想,行动处的人,阿来带领的人,到这个维安队大队长高铁,都是在寻找失踪的保姆。

    如果不交出这个保姆来,就意味着三面受敌。

    现在高铁一怒之下,就有可能在这里要自己的老命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看来这个钱自己是无福消受了,理性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,我承认,保姆是我藏起来的,不过她现在还没招供,目前人我不敢送出千岛湖。”

    高铁:“保姆你敢偷偷地送出千岛湖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这个胆子,案子没有结束,到处暗哨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聪明,你对审讯方面有专业化的技术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狗屁不通,在你们的手里,她只是一个活死人,在我的手里那才是活宝贝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一听,也是句句在理,说得是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、那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聪明,你才是大智慧,我那里能跟你比。”

    高铁明确警告,

    “一、对我要爽快。”

    “二、对我要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三、对我少玩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我们才能和平共处,诚心诚意合作达到双赢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高铁不失时机亮出底牌。

    “夜幕降临,你领我单独见一见这个保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事成,我算你一份,是要人情,还是要钱,你自由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只能你一个人领我去,否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我一不高兴,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心惊肉跳,百依百顺:“放心,我什么都不要,事情我按照你吩咐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高铁:“爽快!钱,你可以不要,人情必须要,如果你一样不要,那不是你要了我的性命,那就是我要你的老命。”

    苏瑾行遇到这样的对手,哭笑不得,这简直是往死里逼,而且还叫自己不能反抗:“那好吧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高铁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人情我给你记在心里,将来你会物有所值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谈得妥妥帖帖。

    到晚上,苏瑾行独自一个人驾驶着飞艇,把高铁和他的两个心腹偷偷地接送到一个秘密的小岛上。

    这小岛上荒无人烟,只有一户渔民,是他的心腹,破烂不堪茅草屋下面就是一个地下水牢。

    高铁开始布置,吩咐苏瑾行和在外边把守着,叫渔民配合他演戏,给他戴上手铐,带领下了地下水牢。

    高铁手下甲乙两个家伙,推着渔民在前面。

    手下甲喝道:“就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渔民:“是的,就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手下甲厉声喝道:“快!给我打开!”

    大铁门发出“哐当”刺耳的声音,被渔民打开。

    渔民打开昏暗的电灯。

    保姆睁开朦胧的眼睛,看着三个陌生的人,全副武装得押着渔民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手下甲喝道:“就是她吗?”

    渔民胆怯回道:“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手下甲快步把保姆提出水面,放到陆地上,找来一个小板凳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手下乙审讯开始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拿出身份证递给保姆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渔民绑架你的吗?

    保姆心里咯噔一下,惊喜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们问完话,就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保姆茫然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不把我带到维安队去问?”

    手下乙不耐烦:“你交代清楚了,我们自然把你送到维安队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问你什么,你如实回答什么。”

    手下乙拿着笔记本装模作样记录着。

    保姆晕晕乎乎,疑惑起来,怎么就在这里寻问起来,这和那一帮丧心病狂的屠夫有什么区别?接下来再问都是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高铁不得不亲自审问。

    “舒畅贪污受贿,连累一家人不说,还陪上了两个保安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我们技术排查,夫妻两个人是自杀,其他的人都是他杀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偏偏没有杀你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肯坦白交代,继续保持沉默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目前重大的嫌疑犯!你就是参与行动的同伙!”

    保姆一听说得一板一眼,就像在现场,还怀疑自己杀人。

    着急辩解:“没有,人不是我杀的,我是被他们绑架到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高铁厉声问道:“那他们为什么没有杀了你?快说!”

    沉默,沉默,保姆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手下乙恼火道:“舒畅的钱是贪污的,是赃款!是犯罪的证据,难道你想背黑锅吗?还是想据为己有?还是毁灭证据?”

    高铁阴森森怒道:“这一笔钱,害死这么多的人,还不给我如实交代!袒护罪犯!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了,这个保姆还就是死不开口。

    高铁对手下甲耳语了一番。

    手下甲听完转身出去了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