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乐澳门老百汇4001 > 牟明 > 第347章 药王后人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乐澳门老百汇4001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廷勉兄自谦了。”周秦川从善如流,“在我看来,不论是荣国公还是英国公,早晚会有一个落到你头上的。”

    张懋心机不多,要不然也不会被张?压制得死死的,听周秦川如此吹捧,当下大为高兴,抬起茶盏相让一番后,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来来来,永宁,给我好好说道说道,你是如何识得周兄这等英雄人物的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张兄,西厂厂督马公公同我家相交甚厚你是知道的,前几日他上门拜访,我和他说着说着,突然想到了周兄……”

    周秦川在旁边听了暗笑,哪里是徐永宁突然想到的,而是马庆用话把他绕进去的。

    马庆与定国公一家有旧,当初在宫内眼见升迁无望,就是走的徐永宁之父,当时的定国公徐显忠的路子,方才得以外放,到大同做了镇守中官。

    去岁他派马奎进京运作东厂厂督一职,仍旧拜访过定国公府邸,怎奈老国公徐显忠病故,其子徐永宁年幼,又未袭爵,实在帮不上什么忙,这才几乎着了曹吉祥的道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马庆与徐府的交情仍旧没有疏远,还是保持着来往。

    此番周秦川有心算计张?,需得结识张懋,让张懋出手,方才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用黄金开过路,但要想上张府的门,仍旧得找人帮忙,想来想去,马庆想到了徐永宁。

    他与徐府交好,而徐府又与张府关系不错,若徐永宁愿意出面,周秦川自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故而马庆有意前往徐府,与徐永宁一番攀谈之下,意外得知这位新任的小国公,居然对周秦川有些崇拜。

    还是少年的徐永宁哪是马庆这老狐狸的对手,不知不觉的,话题就转到了周秦川的身上,他还以为是自己想起来的。

    得知马公公认识已经进京的周秦川,徐永宁大喜过望,当下央求马庆引荐。

    马庆求之不得,自是应了,周秦川就此与这位小公爷相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周秦川是真没有想到自己在京师之中已经有了诺大名声,连这些勋贵都有所耳闻,看来封狼居胥,勒石燕然一直都被汉人视作莫大荣耀。

    平定关西虽然不值一提,但在此时大明官民的眼中,仍是了不得的功勋,让周秦川与这些勋贵相识的谋划意外的顺利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早有心结交周兄,奈何无人引荐,没想到马公公与周兄相识,这下好了,总算让我得偿所愿,能结识我大明的少年英雄。

    独乐乐哪如众乐乐,想到张兄你也喜欢结交豪杰,我这不立马就带着周兄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听徐永宁略带得意地把话说完,张懋也不疑心,他早知道马庆去岁办金刀白莲一案的时候,借用过瓦剌卫的士卒,想必在那时,双方就有了交往,因此马庆认识周秦川一事,毫不奇怪。

    三人都有心打交道,接下来的气氛好得一塌糊涂,周秦川不时说些关西的战事和趣闻,听得徐、张二人一脸向往,恨不得也去见识一番‘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’的景象。

    宾主尽欢之后,周秦川跟着徐永宁告辞,毕竟张懋还在服丧,不宜呆得过久,反正此趟张府之行已经达成了目的,算是初步搭上了张懋这个未来的小公爷。

    回到会同馆,意外碰上已经等了他一会儿的高进。

    “高将军事务繁忙,怎的如此有空,这是要找我喝酒不成?”

    周秦川嘴里打着趣,心里却有些奇怪,如何对付张?,他们那天已经筹划好了的,事情不算大,还用不上西厂,只需出动锦衣卫和兵马司的人手即可。

    正巧要行事的地方在南城兵马司的地段,周秦川已经和杭敬打过招呼,届时提前言语一声,杭敬自会帮忙。

    高进在西厂的地位不低,只在马庆之下,平日里也是忙得很,今日为了等自己,在会同馆等了这么久,难不成又有大事?

    “见过周纪善。”高进没有丝毫不耐,“小将今日前来,是为了禀报你让我们打听的太后生病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秦川不知说什么好,“高将军,这等小事,你安排个手下过来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。”高进梗着脖子,“兹事体大,又事关机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在高进眼里,周秦川乃是有大气运之人,自然是交道打得越多越好,事情再小,只要能和周秦川接触,那也是要尽量争取自己亲自来做的。

    相信马庆和卢忠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他二人位高权重,显然就没这么便利了。

    周秦川不知自己在这些人眼中堪比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唐僧肉,只得承认高进言之有理,“高将军有心了,不知孙太后那里,都打探出些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纪善大人,孙太后可不止牙龈肿痛这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高进附到周秦川耳旁,细细将他所知说来,周秦川听了,有喜出望外之感。

    原来那老虔婆牙痛已算是轻的了,还不思饮食,更严重的,是小便淋淋沥沥,双腿肿胀得已经不能落地。

    唉,要是小便彻底不通,那该多好,周秦川忍不住这么想,若真如此,她铁定没几天活路了。

    大便不通还好解决,小便如若彻底不通,即便在后世,不论是中西医,都深为之头痛,若不做透析,不用多久,就是肾衰而亡。

    “只是最近太医院新来了个自称是药王孙思邈后人的郎中,倒是有两把刷子,太后由他接手之后,病情有所起色,牙龈肿痛消了不少,也能吃点稀粥之类的流食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高进接下来的话,打破了周秦川的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“孙思邈的后人?当真?”周秦川有些失望,眼看老虔婆命不久矣,谁知跳出来个神医后人。

    高进撇撇嘴,“我请锦衣卫的弟兄盘过他的底,他治好了西安府耀州知州的独子后,由耀州知州推荐给朝廷的。

    此人除了与药王同处秦西同关县,又都是孙姓外,实在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证明他是药王后人,只不过这种事儿嘛,年代久远,谁都说不清楚,咱们没有真凭实据,也不能拿他怎样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